愿同光与尘

海一望无际,我在浪里。

瞎说自省

神坛都是人堆砌起来的,即使你再喜欢的人,一旦有机会看到全部,也不要看尽,否则神坛倾覆。
以前的敬意与钦佩,荡然无存。觉得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甚至有些地方还不如一个普通人。
没打算就此不相往来,毕竟他还是有有趣的一面不是吗?不再谈心即可。

第一次外拍

大儿砸:维克多

谢前尘


“这杯酒,一谢前尘,二谢谦诚。三年前我来到此地,你使我留下来。作为徒,你灵敏聪睿。作为王,你仁毅兼备。不出时日,羽国之位必将为你所有,但今后若遇你当为之事,须忘我而为之。不舍不得。”
“如果我做到了,师尊会奖励我什么?”
“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“鸿儿别无他求,只要羽国康定,百姓衣食无忧,师尊与小妹长伴我侧便足够啦。”
可惜,以上只有一件可以如愿。策天凤不动声色地饮下面前的酒,并未出言打断眼前之人。
“师尊你不说话,我便当你答应了。”

出门在外,连生病都不敢。

The_Three_DesignS:

The 24 Solar Terms - Character Design,24节气插画作

当火柴划过我的眼睑



熟悉的光灼感
挟裹未见的焰圈
吞并世界的五分之三

扎紧的拧绳
调整震颤的频率
剔除过剩的肾上素

因蛮力断裂的天地
经此一殊役
重又归回本体

无名将领所失铠甲
覆盖在群林之上
如久候的静鸦

随君断其刃[默雁默]

乱七八糟马个梗(。

又是熟悉的迷雾。等穿过这片雾,就会在尽头看到那棵血色琉璃树。
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上官鸿信,潜意识已经不再对这个梦境做出什么抵抗和反应了,不过是回放和重演罢了。当初被背叛和算计的刺痛,经历的次数多了便也从激烈转为麻木。
一切都那么熟悉。每个动作,问话之人的音貌,语气,同六年前的那一日丝毫未改。
终于又听到那人说:这一剑下去,你会有答案。答案啊,我早都不需要了。上官鸿信忍不住想笑,自己已为一国之君,一言即可操纵生死,现在却提不起一把剑,杀不下手一个人。
墨狂被颤抖的手握得死紧,强加的力道多得仿佛像下一秒它就会失控。即使重来千万次,仍是不愿执行师令的羽国之主低首垂目。不想...

【金光/温赤】妖怪と最後の陰陽師(完)

孤舟蓑笠翁:

CP18的无料公开,一共2W4字。






妖怪と最後の陰陽師






1



神蛊温皇是一个妖怪。



他意识到这点时已经睡过去了一千年。



而就在他翻身准备再睡个一千年,半梦半醒的脑中却忽然蹦出一个问题。



他是个什么妖怪呢?



温皇睁开了双眼。






圣人云,人是人他妈生的,妖是妖他妈生的。万物生而有属有类有归处,妖怪也不例外。遗憾的...

#金光布袋戏##BGM替换#自制 依然是拿op做了欧风的替换,感觉新剧的偶真的有点……迷之欧风_(:зゝ∠)_

© 愿同光与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